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77888高手论坛 >

77888高手论坛

搜狗王小川:为了“干掉”百度 我把青春喂了“狗”

  当初为了老板张朝阳一句“干掉百度”,王小川摸爬滚打了十几年。如今41岁的他,不惑之年反而更困惑了。

  想浇李彦宏凉水的人只有一个,但想“干掉”李彦宏的人有很多,王小川是其中之一。

  他和李彦宏有太多的相似之处:两人都是技术型人才,一个百度在手,一个搜狗开路,从搜索引擎、浏览器、输入法一直到人工智能,一路追打;

  技术男都长情。李彦宏是北大的“金主”,作为校友,他去年一口气捐了6.6个亿。王小川则是清华的“守门员”,从到清华上学开始,他的生活工作半径就没有远离过清华;

  互联网大佬也需要头衔,李彦宏落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大家拍手称快的时候,王小川不声不响地就把“中国青年科技奖”抱回了家。

  网上曾经流传一句话:“既生李彦宏,何生王小川”?说的就是两人之间的纠葛。

  王小川生于1978年,比李彦宏整整小10岁。当李彦宏在美国硅谷的技术园区里春风得意的时候,王小川才刚考上了清华大学计算机系,两人按说没什么交集。直到2003年,王小川开始做搜索引擎,两人正面“硬刚”的局面正式开启。

  那一年,刚从清华硕士班毕业的王小川,在搜狐从兼职转成全职,接到张朝阳的第一个军令状就是——“给你6个人头把百度灭掉”。

  王小川知道6个人根本不够,于是另辟蹊径,降低一半薪水,换成12个兼职生的名额,去挖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国家集训队的队员。十几个人不分昼夜,一晚就睡4小时,仅仅用了11个月,就完成了别人两三年的工作量。

  开场并不乐观。起步于2003年的搜狗比百度晚了3年,二者根本不在同一起跑线。那时的王小川可能还没意识到,为了这3年之差,他要搭进去整个青春。

  2005年百度在纳斯达克上市时,搜狗市场占有率仅为2%,追赶一度陷入僵局。“我比李彦宏技术好,只是没有他命好”,王小川的不甘心也是搜狗的不甘心。

  搜狗输入法的诞生,也是全球第一款基于搜索引擎技术的新一代输入法,一经投放就大放异彩。不到3年,搜狗输入法市场占有率一路攀升至70%,赢得了海量用户,一度撑起了搜狗整个门面。

  2010年,机会终于来了。那一年,谷歌退出中国,搜索引擎江湖重新洗牌,国内出现了多家搜索公司。360杀入搜索市场,新华社推出了盘古搜索,人民网推出人民搜索,后来改名为即刻搜索。

  王小川瞅准机会,再次发力搜索市场,新版搜狗浏览器市场份额达到10%,间接推动了搜索快速增长。

  “并不是因为谷歌退出我们成功了,而因为我们找到了对的方法。”当时,王小川建立起的“输入法+浏览器+搜索引擎”三级火箭,有效推动了搜索引擎业务的发展。

  接着,王小川乘胜追击,找来了马云。有了阿里和云峰资金注资,搜狗正式从搜狐获得独立。

  此后,BAT以及网易、360都曾向其抛出过橄榄枝,一概被王小川拒之门外。自己辛苦打下的山头,他不想拱手让人。

  不过,外援还是要的。2013年,王小川的一通电话改变了马化腾的想法,最终腾讯入股,成为搜狗的单一大股东,搜搜并入搜狗,搜狗由此进入爆发式增长阶段。

  5月,魏则西事件后,搜狗推出“搜狗明医”垂直搜索,王小川承诺优先展示非商业、真实权威的医疗信息,捍卫“有良知的技术”;

  6月,搜狗翻译APP上线,使用了基于神经网络机器的翻译技术,并打造出升级产品“搜狗旅行翻译宝”,首发销量即破千万;

  此外,借势腾讯,搜狗还抛出了微信搜索、知乎搜索、海外搜索等一系列重磅炸弹,和百度展开差异化竞争。

  这一波操作下来,收效显著。2017年第二季度,搜狗搜索营收14.5亿元,同比增长26%。同时,搜狗移动端搜索流量增长50%,占比总体的76%。

  为“干掉百度”而生的搜狗,曾经因为3年的时间差,苦苦追赶13年之久。因此,也有了坊间流传的王小川那句线年,才能跟李彦宏一起坐在纽约讲故事。”

  更有趣的一个传言是,王小川曾发誓“搜狗一天不上市,自己一天不结婚”。虽然他自己公开否认说过这话,但自打搜狗成功上市,这个黄金单身汉就一直被催婚。

  2017年年初,百度人工智能机器人小度率先在《最强大脑》节目中亮相,随后搜狗汪仔在《一站到底》中大显身手。针对百度小度与搜狗汪仔的区别,王小川曾表示,小度主要是声音与图像的识别,而汪仔则在自然语言的理解处理、逻辑推理能力上更胜一筹。两家走的路线并不一致,如果有机会,愿与之较量一二。

  此外,他想干的事情其实很多,除了人工智能,还有信息流、现金贷……王小川盯上了所有热门业务。

  现金贷也难续命。作为搜狗金融版图的探路产品,“一点借钱”的沉寂彻底凉了搜狗的心。上市不到半年,搜狗的现金贷业务就按下了暂停键;

  对于飞在风口的信息流,王小川也跃跃欲试。去年9月13日,搜狗宣布入局内容生态领域,正式推出内容开放平台——搜狗号,而此时,信息流的世界早已是“百头腾”三分天下了。

  发力方向过散,让搜狗看似遍地开花的业务一直有在同行挟裹下被倒推着往前走的迹象。并且,这种想“曲径通幽”寻找新业务的路径,与相关竞品所择道路的同质化越来越明显。

  进入2019年,形势不容乐观。从财报上看,第一季度搜狗利润为-385万美元,同比增长-125%,比百度-104.88%的增长率略还要惨。

  搜狗上市前,王小川曾经表示,在移动搜索业务上,搜狗可以在3年内追平百度。不过从现实来看,搜狗除了与百度的体量有较大差距外,其自身在流量获取、广告变现以及推进AI落地商业化方面都存在不小的挑战。

  当初老板张朝阳一句“干掉百度”就让王小川摸爬滚打了十几年,如今41岁的他,在不惑之年反而更困惑了。

  王小川从小就喜欢打怪,他很喜欢齐天大圣孙悟空这个角色,与天斗,与地斗,与神斗。

  他的优秀也早就成了一种习惯,在校读书期间一直是学霸,从小是“别人家的孩子”,初中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到著名的成都七中,高中是保送,大学特招进清华,研究生也是保送。

  曾经他也试图变得尖锐,可夜怼李彦宏不光“惹火上身”,被网友吐槽low,还引爆了自家产品的负面口碑。然而现在看来,他的那句话柔软得根本称不上是怼。

  被和巴菲特吃了顿饭就大红大紫的孙宇晨拉上热搜,他也有点莫名其妙。孙宇晨说,永远忘不了“2014年11月24日我和王小川录制节目,他那打量骗子的眼神”。王小川可能根本想不起自己当时的表情,甚至不记得和他做过节目,只是鸡汤地回复了一句:“什么叫成功?什么叫骗子?每个人有自己的定义……放到历史长河里,云淡风轻……”

  去年,王小川在台北见到美学大师蒋勋,请教如何跟自己不齿的人和事共处。蒋勋答:一年就有春夏秋冬,这个世界本来如此。一句话让他醍醐灌顶,“一下子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不随波逐流也不仇恨抵抗,接纳负数完善自己,专注做自己的技术和产品。”本港台